新闻中心

深度分析:难以捉摸光伏印度制造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印度政府一直在大力宣传其成功推动可再生能源的成就,理由也很充分,近年来,印度政府除了将可再生能源(风能+光伏)装机容量从仅25GW提高到现在的70GW以上外,还与法国一起,倡导成立了国际光伏联盟(ISA),这可能是印度有史以来发起成立的最大的全球组织。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应用的同时,印度政府一直在大力推进其本土制造能力,通过双反等措施保护其国内光伏制造业。

(来源:微信公众号“光伏领跑者创新论坛”作者:TestPV)

本文将从各个角度深入分析介绍印度的国内光伏建设、政策、光伏制造情况。

印度光伏制造和保障性关税

和中国一样,印度可再生能源应用也是印度政府引以为豪的成就;但和中国不一样,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印度光伏制造,并且最近越来越明显。印度制造和低成本,这两个看似矛盾的问题,近年来导致了印度一系列的政策调整。而分析师认为,没有一个政策完全实现了目标,而且从各个方面来说,印度光伏制造行业事实上仍陷入困境。

2018年最大的促进印度光伏制造的政策举措是2018年7月30日起征收的光伏产品进口关税,25%的关税旨在鼓励印度制造商在未来两年内逐步减少光伏进口,两年中关税也将逐年降低。

政策实施一年之后,进口保障税从2019年7月30日起开始第一次下调,从25%降到20%。分析师认为,过去的这一年中,25%的关税也未能对印度制造的需求产生任何重大影响。客观地说,原因一方面在于关税的短期性,同时也在印度光伏制造行业本身。

据统计,自从对中国和马来西亚进口光伏设备征收25%的保障税后,这些国家的产品正通过泰国、台湾、新加坡和其他邻国进口。尽管2018年前三季度光伏产品进口下降了40%,但其原因只是印度的新增装机放缓,而不是因为印度制造的销售增长或征收保障税。

2014-2015年,印度光伏项目国产光伏组件和电池仅占10%(政府估计是15%),印度的光伏组件制造商,受到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制造商的激烈竞争,90-95%的组件都是从进口的。不少企业对进口保障税从本月起降低5%也是非常担心。他们认为印度政府实施这项计划的初衷是支持国内刚刚起步的光伏制造业,并防止中国倾销低质量产品。但由于印度在这些领域缺乏投资,这两个主要目标仍未实现。

但有的印度制造商来认为,保障性关税在光伏电池和光伏组件之间形成了套利。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国产和进口光伏组件之间的价差,为国内生产商与国外制造商竞争提供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保障性关税的逐渐下降必然会减少保护作用,保护政策需要更长期,需要更长时间鼓励投资国内制造业,所以政府应该维持保障性关税税率,直到印度制造业在整个制造价值链中能实现自给自足,一个短期的关税政策并不会有帮助。

Waaree Energies是印度最大的光伏组件制造商之一,产能为1.5GW。受益于印度国内装机量的增长,该公司参与投标,光伏组件的订单一直稳定。该公司认为,印度制定了175GW装机目标,未来几年对光伏组件的需求会增长,印度本土制造的需求也会增加。短期的关税也清楚地表明政府缺乏长期规划。没有了保障性关税,也就降低了国内制造商的成本优势。

除了这一点,加上美国作为潜在增长市场的损失(☞

18GW?双面组件对美出口即刻爆发!),将在很大程度上对印度制造产生不利影响。

进口还是印度制造?

受到进口保障关税的影响,国内组件和进口组件之间的落地价差很小。因此,从理论上讲,电站开发商对购买国产或进口组件的偏向应该差不多。然而,这是一个理论上的推测,需要更仔细地看一看细节。

就纯产能而言,国内市场与进口量相比微不足道,印度制造的产能相对于装机量的增长远远不够。

其次,印度组件和电池制造产能的很大一部分是在经济特区,而且保障性关税对于保税区内生产的组件和电池能否用于印度国内市场有各种法律解释,因此也存在关税风险。从经济特区到关税地区的进口海关评估刚刚开始,评估最终是否会排除国内制造商承担的进口关税保障责任?开发商和制造商等其他客户将分担多少?仅此一项风险就将使开发商在大订单上避开国内组件。

考虑到未来这方面的不确定性,中标开发商将继续通过支付保障性关税来选择进口组件,而一些开发商将选择从中国和马来西亚以外的国家采购。

保障性关税每年的降幅为5%,国内生产商的降价幅度需要与关税降低后的到岸成本相当,甚至可能不得不进一步降价,以补偿上述海关评估的风险溢价。

对于项目开发公司来说,关税降低自然意味着组件成本相对较低,这反过来又会降低国产和进口的成本差,订单不足时会与中国组件厂形成更大的竞争。电站项目的实施周期是15-18个月,开发商在过去两三个季度的投标中已经考虑到了关税下降这一点。但是,小型项目实施期较短可能会立即受到影响。

也有一些光伏EPC服务提供商比较乐观,由于关税变化只会下降5%,而20%的关税仍然相当高,组件进口不会大幅增加。在保障性关税降低后,对印度国产组件的需求将继续强劲。

内需和出口拉动光伏印度制造

印度制造光伏产品的需求主要取决于三个关键因素:

1. 按期实施的政府及中央公共部门采购(CPSU)计划;

2. 离网和屋顶光伏(有时政府强制使用国内组件);

3. 出口市场。

在CPSU计划中,政府强制使用印度制造的电池和组件。此外,印度政府还通过kusum计划给予优惠,向国内制造商提供非关税支持。因此,可以说这是政府创造的市场需求。

这种情况下,当保障关税降低或完全取消时,国内制造业的成本压力可能会增加,随着进口产品更便宜,印度制造也只能降价匹配,国内组件制造商必须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较低的价格,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因为市场只会遵循供求原则,不会区分国产或进口。

降低保障关税肯定会增加国内制造业的成本压力。为了让组件价格有竞争力,不少印度企业还认为,保障性关税应只强加给光伏组件,而其原材料光伏电池应豁免,只有这样国内组件制造商才能在价格上与国际供应商竞争。

尽管关税壁垒从25%降低到20%,意味着进口光伏板的关税降低,价格下降。将对供应印度市场的国内制造商造成一定压力,但由“补贴”驱动的屋顶市场大部分有国内供应商供应,不会受到影响。只是非补贴屋顶市场就不好说,成本压力会让非补贴屋顶市场转而用进口组件。即将进行的CPSU招标将占用国内产能的很大一部分。

因此,政府征收保障税的目的是让国内制造业有时间赶上全球同行。一旦保障期结束,政府应该让市场力量推动市场向前发展。

以上所有观点都是有道理的,政府一心一意支持低成本。这种痴迷已经使印度成为低成本光伏的全球领导者,但这种低成本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因为在未来几年,诸如质量和更多的问题都将出现。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仍然是主要的供应国,任何减少对中国的依赖的希望,都不太可能实现。

从出口市场看印度制造

从出口前沿看,印度与美国的贸易战自从美国取消印度最惠国待遇后已经开始造成伤害,201条款对印度制造光伏产品提高了关税。当然,印度的回应是对28项美国产品进行了关税报复。然后,世贸组织WTO在一个涉及美国8个州提供补贴的案件中作出了有利于印度的裁决。

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着在与印度贸易及其条款上的好斗立场,这也加重了印度的困境。

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印度近80%的电池和组件产能都是在以出口为导向的保税区,这比自2019年7月起的关税下调更令人担忧。随着美国市场不再具有吸引力,印度制造商将不得不考虑欧洲和非洲市场来弥补。这将需要采取一些更灵活的步法和开发艰难市场的能力。

不少印度企业认为,美国是印度制造商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印度生产的47%的组件都出口到美国。随着印度退出最惠国贸易待遇,印度光伏出口现在不得不面临关税增加,这最终抵消了出口价格,导致印度制造商在美国市场所享有的成本优势完全丧失,阻碍了印度组件的出口。因此,那些专注于美国市场以寻求增长的制造商,现在要么将出口转移到其他国家,要么专注于国内市场。

尽管有双面组件的不受201条款的限制(☞

反击!双面组件出口不受特朗普关税限制!),但对豁免期限缺乏明确的规定,因此,印度制造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当然,影响不会非常显著,因为印度市场仍然是印度国内生产商的主要市场。

世贸组织的裁决是美国的8个州提供了补贴并强制使用国产产品,因为这违反了世贸组织的规则,印度早些时候也在针对美国的类似案件中败诉。这一决定防止了美国对进口太阳能产品征收保障税之外采取进一步措施。

这些决定警告印度制造业不能依赖发达国家享受优惠政策,必须适应标准的国际贸易惯例。虽然世贸组织的裁定对印度有利,但美国可以找上诉机构,对其提出挑战。考虑到目前的全球形势和美国对贸易运动的立场,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是否会继续追究这一问题。如果假定世贸组织的裁决是正确的,那么对国内组件制造商来说肯定是积极的。

然而,可以指出的是,尽管美国占印度所有组件出口的近一半,但总体规模相当小,约6000万美元,约占印度国内年产量的12.5%。印度组件向美国出口的数量非常少,无论美国是否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印度光伏电站质量隐忧

印度的上网电价在2018年已经跌到2.44卢比/KWh。印度正在制造全世界最便宜的光伏产品,如此低的成本,质量很可能是个问题。印度大部分组件都是多晶组件,如果低成本持续,印度将成为低价货的倾销地。

大多数公司认为,光伏电站的质量和寿命,在电价较低的地方,仍然是一个有待回答的问题。大多数电站都是在过去的3到4年内建起来的;在接下来的5到10年内,它们将如何运营发电仍然是一个问题。现有电站的质量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

掠夺性的电价对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施加了压力,从而影响到电站资产的质量。一个屋顶项目开发商会考虑基础价值,如果基础价值受损,就会导致成本和质量之间的不平衡。开发商首要目标是确保投资回报。这种高侵略性的电价让电站投资成本越来越低,这种压力会对发电产生负面影响,只会导致投资模型的失败和低回报。从长远来看,这对任何利益相关者都没有好处,只会降低投资者和承购者对光伏的信心。

观点1:一位从事印度电站投资的开发商认为,目前,印度光伏的价格徘徊在2.75-3.00卢比/kWh。对电站使用的所有材料进行彻底质量评估是非常重要的。电站平衡系统BOS材料的一致性或许可以目视检测,但对于组件就不同了。没有了成本优势,印度制造商就必须严格检查组件质量,以保持国际和国内市场的竞争力。一些原材料,包括封装材料和背板,不能靠目测。

由于质量只能在运行几年后才能确定,因此在质量上的妥协将直接阻碍光伏电站的商业发展。”

观点2:电价是各种假设的最终结果,基于债务成本、回报预期、EPC成本、现场成本、组件技术、衰减等许多假设,在有限的优化中建模和预测。在所有这些变量中,计算电价的财务模型对发电假设和总承包成本最为敏感。

观点3,自引入保障性关税以来,进口组件的出货量下降了40%,在可预见的未来,进口量将处于这些较低水平。即使在保障性关税关税从25%变为20%后,国内生产商仍将有20%的巨大缓冲。所以国内组件的成本压力更多来自于需要低成本组件的开发商和低电价招标,而非进口竞争。

无情的低电价降低了总承包成本。尽管低电价是双刃剑,为实现新的积极的成本目标,在工程、设计和施工方法上不断进行大量创新,但在更多时候,这也会导致质量标准的稀释。

所有人都希望相信,没有一个开发商会有意识地在投标时在他的财务模型中考虑降低质量。妥协通常是在执行过程中的最终结果,在执行过程中,故意不情愿地作出妥协以“满足数字”。对此没有简单的答案。这类似于经济学中的因果关系问题 - “如果B发生在A之后,并不意味着它发生在A之后”。电价和质量之间的关系也类似。如果低电价后出现质量差的情况,并不一定意味着这是低电价的后果。

据有关媒体报道,低电价中标的公司回应称“当然不会降低质量要求”。投标价格低是因为近期政策变化、修改竞争性招标指南(延长了财务关闭、土地征用的时间)、调试时间、单个公司投标额度的增加,预期中国组件价格将大幅下降等。所以质量不会受到影响。

此外,为了进一步推动印度国内光伏制造业,诸如政府公共事业部门(CPSU)计划第二期12GW、拉达克建立7.5GW电站等计划有望对该行业作出重大贡献。

在拉达克项目中,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投标价格将更高。而印度应该利用这个项目的规模作为一个机会来推动电站质量,即使这意味着一点额外的成本。同样,对于政府CPSU计划,必须严格按照时间进度和屋顶光伏政策来执行,为制造商提供长期可见的销售计划。

不少印度公司把拉达克项目看作是一个“登月计划”,一个需要完成的大胆项目,可以展示印度在恶劣环境地区建造巨大规模电站的执行能力。并且拉达克地区有高辐照、低温和大片剩余土地。由于政策围绕政府采购展开,因此位于经济特区的一部分国内制造商享有某些利益,而非经济特区的实体发现很难与之竞争。国内部门的不平衡阻碍了印度光伏制造业发展的总体宏观目标,这也包括电池和电动汽车制造业。

为何政府刺激制造业的措施不成功?

答案可能是,上游高科技产品硅锭、电池、硅片等与国际玩家相比,价格竞争力严重缺乏。而要改变这种情况,这些行业需要政府干预进行大量投资。

如果印度不想错过光伏制造的机会,实现政府印度制造的梦想,建立一个能长期保护国内制造商利益的责任结构是一条很长的路,而政府的支持则是一条很长的路要走。支持向国内引进最新技术,并投入大量资金。

然而,也有一些公司认为,尽管政府在过去几年大力推动并大规模部署了数GW的光伏,但过去5年中,对实际光伏制造增加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印度的大部分制造努力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只是增加了组件组装能力。没有一个重要的全球参与者在印度投资新产能,也没有人投向对终端产品价格有影响力的价值链的上游产品硅锭和硅片。因此,行业看不到由于拉达克项目或CPSU采购而导致的增值领域制造业的任何重大变化。

尽管政府宣布了各种改革,例如成立争端解决委员会(DRC)以解决政府机构和私营机构之间的问题;只有这些改革才有助于提高制造行业的健康水平。关注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提供临时保障性关税救济。

行业已尽可能以最佳方式作出回应,并提出了相关的质量问题、区分组件和电池不同关税的必要性,并澄清了其在经济特区地位上的立场。

光伏行业的发展必须有明确的愿景和透明的关税、税收目标,以及政府在一些棘手问题上的明确政策,如关闭印度一些最古老的热电厂。


原标题:深度分析:难以捉摸光伏印度制造

友情链接